心肌梗

中考完了我要疯狂画画,冷西皮圈的文手太太们实在是太难熬了,我要练好原创后来产同人图 给太太们打call 为了文粮!

【生贺】成年礼物

Ww我居然不知道今天是泉奈的生日一直以为是七月份(假粉)可能有些仓促 请原谅 私设
亲情向
留学归国斑与刚成年早已出柜泉奈
全世界都知道我弟弟是gay就我不知道系列
  泉奈生日快乐!带土生日快乐!

  刚回国的宇智波斑最近很苦恼,他不知道”如何给泉奈准备一个意义非凡 终生难忘的成年礼物,从国外买来的✘士手表怕一向活泼的弟弟会嫌弃这么严肃的东西,于是现在他坐在寿司店内看着三年未见的挚友千手柱间.

  “你说你想给泉奈准备成年礼物?可是你们几乎三年没联系了…他不生气么?”柱间尝着三年未吃的正宗寿司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

“有些事得兄弟两一起分享……还记得当初我们看的那个……么?”千手柱间有些胆怯地偷瞄着斑的脸色,这个主意他是冒死提出,当初他骗斑一起看的时候斑直接打了他一顿……

“……真是永生难忘……”斑面不改色,只是拿着筷子的手一抖,半块寿司掉在了地上……

  “好,我这有一份”柱间掏出一个u盘放在桌上递过去,看着斑一脸疑惑打着哈哈说“那啥,这是我在国外存的,想你也不了解,有些东西得拿回学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完就扯开了话题.

   夜间的灯光在雪花下有些朦胧,宇智波泉奈拖着行李箱疲惫地进了自己住的小区,箱子里全是收到的生日礼物,半路上遇到了一个比自己小几辈邻居宇智波家的小孩坐在路边的椅子上
 
  想起他也是今天的生日,准备上前道贺,但看到两个留着杀马特绚丽发型的人和一个小女孩悄悄朝他靠近就浅浅笑了笑继续回家了。

  似乎斑哥回来好几天了了吧,三年前斑哥留学,自己也跟着出柜搬出了祖屋很少和斑联系,即便斑哥给他寄信,大概也被那些老顽固拦截了吧.
 
  父母去世所有的担子都在哥哥身上他们绝不会让一个这样的弟弟扰乱哥哥的心绪,记得最宠他的也就是斑哥了

  冷冷的雪花贴了满头,活像个老头的泉奈开了门
  “嘭!嘭!”
 
随着两声礼花筒的响声,漆黑的屋子变亮了,泉奈看着拿着礼花的千手兄弟和端着蛋糕哥哥,疲惫感突然消除,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泉奈,祝你生日……快乐……”随着生日歌有些煽情了起来

泉奈看着三年未见的哥哥 眼眶不自觉得有些红,鼻子一酸,带着些哭腔“谢……谢谢……大家!”

  “嘁,爱哭鬼”千手扉间翻了个白眼对过生日的宇智波也毫不留情

  由于心情好泉奈并没和扉间吵起来,毕竟他是个成人了

  “哼╯^╰”泉奈把行李箱往扉间一扔重重关上了门

  “哈哈气氛很好嘛!快来吹蜡烛吧!”还是柱间解了围

  泉奈一口气吹完了所有蜡烛,笑嘻嘻地看着脸色变得柔和的斑
 
  “斑哥,好久不见!”

  一旁柱间张罗着切蛋糕,扉间丢开行李箱,拿着他们准备的的礼物递给了泉奈

  “拆开看看?”斑问到

  先拆开千手的礼物“哼哼,我猜白毛绝对送了什么无名尸体的内脏……”泉奈盘腿坐在踏踏板上从礼物盒里拿出一张甜品一万元的卡 和一个漂亮的星空灯…

  “哇,还挺懂的嘛,谢谢!”

  拆开斑哥的小盒子是一个手表,“谢谢斑哥!”说完亲了斑脸颊一口,斑拍拍泉奈头上的雪花,笑了笑

  ……

  狂欢了半夜在门口送了千手兄弟回家后斑一脸正经地看着泉奈

  “泉奈,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也应该明白了……”说着说着斑越来越不敢看这泉奈一脸单纯的表情,把手放在嘴上咳了咳

  “斑哥你说”

  “今天我和你睡吧,很久没一起睡了……顺便和你看些东西”

  于是斑和泉奈正襟危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

  屏幕上先出现了两个穿着西装的欧洲血统男人,一个靠在酒吧的吧台上,另一个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放在吧台边的男人的胸上

  宇智波斑眼皮一跳,差个女的,心想这是3 ,p?千手的口味可真……侧目看见泉奈十分乖巧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里满满罪恶感

  一会画面一转,两个男人在接吻 ……宇智波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正要关电脑但没想到泉奈比他更快

  “斑哥,这个我看过了,换一个吧”

  “??!”

  我弟??!……弯的?不是……我??!柱间……??!

  泉奈不顾斑一脸呆滞,兴致勃勃的继续浏览柱间的文件

 












 

                                                                                     END

食用愉快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没了没了

 

 
 
 

 
 

 

 

 

【短篇】童言无忌

热爱冷cp不得不自己产T^T
ooc归我 架空历史 
初中宇智波斑*小学宇智波泉奈【不知道犯不犯法:-D】
小学生文笔. 写的时候可能有些急..希望大家喜欢!!

 冬日的天早已暗淡,街道上昏黄的路灯迎来了一日中最后一次的拥挤,嘈杂的人群与汽车的鸣笛把靠着车窗小憩的宇智波斑惊醒.

  疲惫地睁开眼睛的他差点被坐落在十字街头大楼上煞白的屏幕刺瞎了眼,用手遮了遮视线后看清马路上的大迁徙后意识到终于从该死的郊外学校到了市中心;

  宇智波斑不明白为什么长辈要把宴会定在周末的前一天,临近期末,课程繁重,作业又多,学校又在郊区,更重要的是,今晚是他和柱间通宵打游戏的日子,每周如此,从未断过,估计下周那家伙又会一脸消沉带着一身蘑菇来学校...想到这宇智波斑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回神后打开手机发现里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大部分的电话是泉奈打的,一半的短信是柱间发的,柱间的短信不猜也知道是游戏的事,选择忽略,泉奈的短信是些问候语,看了后有些舒心,但注意到最后短信和最后通话的时间就发觉不对,一个是下午,一个是晚上,作为泉奈底线的电话斑都没接;
 
  泉奈肯定生气了,还是闷气,斑心想,自己弟弟嫌弃其他家族内的同龄人幼稚不与他们打交道,除了他自己没人有时间陪他了,虽然这么想,由于没多久就到了 ,他还是只回了短信给泉奈征求原谅。

  在气氛活跃的宴会大厅里,一个扎这一撮长发,穿着吊带装的男孩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趴在角落的桌子上看着手机上的短信,突然又愤愤不平地咬了几口桌子上的豆皮寿司,乍一看,宴会里的豆皮寿司几乎都被他收了去,即便原本就没多少,没嚼几口就吞下去,不小心噎着时就拿着自己解愁的酒一口气喝完;
 
“咳咳……”好辣,他吐了吐舌头“白痴哥哥”眼眶里的泪水不知是辣的还是哭的,模糊中在发出一阵喧哗的人群中看见熟悉的炸毛,注意到几乎都是与斑同龄的人而且是女孩居多后他嘁了声端着寿司朝人群走去。
 
也许是在同龄人中优异出众的原因,宇智波斑一进宴会大厅就有许多人围了上来,由于穿着高跟鞋的姑娘们和走动的人的阻碍他看了一圈都找不着缝,还得敷衍姑娘们查户口似的盘问,他只好学着像柱间那样骗说哪个姑娘的首饰好看转暂时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趁这个空档,斑悄悄挪了几步,恰好看见人群外的泉奈正红着眼气鼓鼓的吃着豆皮寿司,十分用劲,和谁冲气似地,正值四目相对,眼神交汇时,泉奈转身就跑;

  斑欲言又止,斑假装上厕所逃开了寻泉奈,但又被田岛抓去介绍给各个家族寻联姻的机会……

  直到宴会接近尾声看表演时,宇智波斑才找到坐在墙角抱着二哥悄悄塞给他的一听啤酒喝着的泉奈,由于跑地有些急,藏在衣服里的项链漏了出来;

  泉奈看着那个套着银色指环的十字架借着酒劲站了起来扯着十字架让斑顺势坐在身后的沙发上,他不信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斑哥的东西;

  “斑哥……”泉奈有些甜甜的声音加上酒精催化哭过显得有些糯,还有些怪异的暧昧
“嗯?”宇智波斑看着泉奈不知是喝的发红还是气成这样的脸蛋,有些内疚;
“这项链是你买的么?”假装若无其事地把玩着;
 
  “不是……是一个朋友送的……”宇智波斑想着弟弟正在气头上任何东西只要他喜欢可以送给他,但这项链是柱间送给他表示友谊的象征,送给弟弟似乎不好……
 
泉奈心中对千手不满度上升,本来族里人就抵制这种东西,居然能让我哥冒险佩戴;
  “那斑哥……”泉奈用手指摩擦了下指环“当这个指环取下来时你就娶我好吗?”泉奈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纯洁无害地看着斑;

  斑顿时紧张了起来,只是看着弟弟不知道怎么回答,心想这可能是泉奈喝醉了说的疯话,说不定他连结婚都不明白……但泉奈心智比一般同龄人成熟这一点宇智波斑是彻底忘了;
 
泉奈看斑一直不说话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嘟着嘴,撒娇地哼唧着“你就说可不可以嘛!”

  斑低头看着泉奈有些焦躁又可怜巴巴要哭的样子有些不忍,虽说他们只是兄弟,但泉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还是有些不一样,斑也说不上是兄弟情还是什么,但也太越规……泉奈……果然是醉了吧……

  泉奈看着斑犹豫不决的样子心碎了一地,咬了咬唇放下项链藏着悲伤的情绪,强颜欢笑

  “斑哥~骗你的了”白痴哥哥

  说完跳上沙发枕着斑的腿睡了“今天就原谅你了……
 
  斑把手搭在泉奈的手上 看着他发红的眼眶不知道该说什么,可能是哭多了的原因眼下的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

  斑拿着项链与泉奈的无名指比了比叹了口气“这摘下来了也还不适合你戴啊……”

 
 
 

可能有些偏离标题【跪】写的时候不知道被吞了都少次,而且一吞就是一大半,心态虽然接近崩溃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写了几乎7个小时T^T
结局挣扎了很久来着,想了三个,前两个太暖,自我感觉又不适合这个年龄的斑
使用愉快!
觉得年轻时的斑要好说话些吧,虽然不知道斑什么时候与柱间相遇,性格转变猜也是那段时光不久后,也不知道泉奈和斑相差多少岁【我真是个糟糕的粉丝】
初次写火影的cp文可能有些把捏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顺便透露一下,这是我身边的真实事件,只是结局……是没想这么多就答应了的

略有改动

初次尝试!努力的画宇智波斑,想着画幼年,但这似乎不像,太放飞自我 但草稿与上色差距太大,色也不会上T^T,要加油.:-D假装画了个宇智波斑...

【抱歉,占tag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有一个画面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必须说出来!
两个认识的人因为讨厌或喜欢对方,就用对方的名字给自己家宠物命名,当他们习惯这个宠物的名字后,在大街上遇上后想到对方名字后首先印象中的是自家养的狗 于是条件反射露出关切的眼神【不】

  “泉奈你不是在家奶孩子么!“
  ”扉间你不是被我哥带去结扎了么!”
“哈?“
  ”诶诶诶?”
然后就真相了

  路人【似乎有故事】
到医院的斑:

“柱间,来给扉间结扎.”
然后看见柱间半裸着让猫舔的情景
“啊,斑,好痒,好痒啊哈哈哈:-D 斑?!”
【给扉间结扎??】

喵喵喵?
养了日久生情就对成体有.了微妙的感情....【以上是例子】
想象其它cp也很美妙的3!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没有愿意写这种的文的大大哇!什么cp都可以啊!

【抱歉站tag 问一个梗呐】有没有人愿意接梗啊【如果没这个梗的话】

咳咳就是想请问下有没有这样一个梗:

 长辈为攻受而争吵逼晚辈搞基并派己方的晚辈们【参赛队员】和对家进行攻受比赛决定长辈晚间的主动权什么的  

还可以理解为:某对狗男男受方不满体味【不】自己是下方两人吵架,为了避免打架,征集团队让团队进行攻受比赛决定两人主动权…吵架双方不比

   额【脑子混乱可能喝了假酒】

如果有这样的梗了那啥,纯属巧合,就是想问问各位大佬! 谢谢了!

  其实我就想让别人接梗来着,或者有人陪我聊脑洞就好【只要不是我写!揽懒】

  我把他命为:为了社会安定不破坏设施】xxx第一届基友比赛【不